• 男子用豆青蟲做菜每年盈利幾十萬元

    閱讀:次     時間:2011-04-15

      央視《致富經》欄目10月10日播出《靠豆青蟲致富的人》。以下為節目實錄:

      這個人叫陳光山,是江蘇省灌云縣一家餐館的廚師。2008年8月初,記者在當地采訪的時候,他準備向記者展示一下他的拿手好菜,菜的原料就是他手中正在清洗的這些豆青蟲,那么,這些看起來讓人很不舒服的蟲子到底能做成什么樣的菜呢?

      這盤菜就是陳光山用豆蟲做出來的,但是,蟲子做出來的菜真的會有人吃嗎?帶著疑問,記者隨機采訪了幾桌客人。

      顧客:“慕名而來的,每年都來。”

      顧客:“一眼看上去,就像那個蝦仁,小蝦仁。”

      顧客:“像雞蛋花打了以后裹了一層東西一樣,有點像肉,也不像肉。”

      顧客:“是我所吃的美味中最好吃的。”

      這桌客人都是從南京過來的,灌云縣城距離南京有近三百公里,用豆青蟲做出來的菜不僅有人敢吃,還有人專程開三個多小時的車來吃。豆青蟲的價格也相當驚人,像這樣的一盆當天的價位是900元,比前幾天已經便宜了300元,那么陳光山是怎么將這種豆田里的害蟲賣出上千元一盆高價的呢?

      灌云縣位于江蘇省東北部,以前一直以種植大豆為主,最初,當地的農戶為了除害,將豆田里的豆蟲捉出來,自己燒成農家的土菜,在物質匱乏的年代,豆蟲彌補了人們心中對肉食的渴望。從上個世紀九十年代開始,豆蟲逐漸從農村走到了縣城。

      陳光山:“一開始呢,就是價錢便宜,數量多,人呢,開始就是我們灌云縣,灌云的當地人吃,后期呢,發展到連云港市里市區人吃。”

      在灌云縣,人們將這種又肥又大的豆青蟲買回家,先放在水中淹死,然后用專用的搟面杖從頭擠到尾,搟出白白的一條肉,稱之為豆丹。

      從上個世紀九十年代開始,灌云縣城里幾乎每家餐館都做起了豆丹,看到豆丹成了縣城的熱門菜,做了多年餐飲生意的陳光山也立刻推出了豆丹這道菜。但是怎樣在眾多的餐館中脫穎而出,吸引食客來自家品嘗,陳光山不停的研究豆蟲的各種做法。最終,陳光山確定了一個最受顧客歡迎的吃法——將搟好的豆丹肉與絲瓜一起燒制。

      顧客:“我覺得這個看起來像蠶寶寶,吃起來的時候就是那種糯糯的,挺鮮美的,但是這種鮮美又不是用味精調出來的。”

      一般情況下,燒一盆豆丹需要五到六斤豆蟲,從卵孵化出幼蟲長到30天左右是制作豆丹的最佳原料。每天凌晨四點多鐘,陳光山都準時出現在當地的豆蟲交易市場,一只一只挑選豆蟲。

      陳光山:“個頭一樣大。”

      記者:“個頭一樣大,這樣的比較好嗎?”

      陳光山:“對,這樣的可以搟成果子樣。”

      記者:“今天要挑多少?”

      陳光山:“今天要挑50斤。”

      市場上賣的蟲子都是農戶當天從地里剛捉回來的,如果買回去不及時制作,一旦過夜,豆蟲就會死亡,而死蟲子做出來的豆丹口味也會大打折扣。為了保證口碑,陳光山堅決不用死蟲子,十幾年來每天堅持親自去市場挑選新鮮的蟲子。逐漸,陳光山燒制的豆丹在灌云縣城打出了名氣。

      市民:“我經常吃的,他家的豆蟲是灌云一絕,做出來的口感,口味地道。”

      豆青蟲,學名豆天蛾,是一種常見于豆田里的害蟲,幼蟲以啃食豆葉為主,在噴灑了農藥和化肥的豆田里無法成活,甚至聞到藥味都會死亡。

      灌云縣下車鄉跳口村村民戴威:“現在大豆種的少,而且被農藥都打了,都不生豆丹了。”

      2003年來,灌云當地先后經歷了幾次水災,大豆種植面積迅速減少,但是人們對豆丹的需求量卻越來越大,市場上的豆蟲價格從原來的幾元一斤漲到了幾十元。即便如此,陳光山還是經常買不到豆蟲。

      陳光山:“我這個飯店里就是做豆丹生意的,我沒有原料我怎么開飯館呢?”

      陳光山每天在市場轉悠,慢慢地,他發現一個人總能搞到豆蟲,他就是王兆亮,王兆亮做豆蟲經紀人已經20多年,當地豆蟲減少后,他是第一個出去到其他省份拉豆蟲的豆蟲經紀人。

      陳光山:“現在豆蟲的貨少,王老板從外地給我購過來的。”

      記者:“現在市場只有你一家在做?”

      豆丹經紀人王兆亮:“市場上只有我們一家大股東在這里搞。”

      記者:“一天最多的時候能拉多少?”

      豆丹經紀人王兆亮:“最多的要幾萬斤的。”

      記者:“賣得完嗎?”

      豆丹經紀人王兆亮:“怎么賣不完,兩個小時就結束了。”

      王兆亮每年都會從湖南、安徽、河南等大豆產區收購豆蟲,是當地豆蟲市場上進貨量最大的豆蟲經紀人之一。陳光山經過觀察,發現王兆亮的豆蟲比其他的豆蟲經紀人上市早,并且貨源穩定。

      陳光山:“他是豆丹第一人,他的豆丹基本賣給我。”

      陳光山找上王兆亮,要求王兆亮每天到貨,必須給他留出最好的新鮮豆蟲,并且保證上市期間每天的供應量,而他則以高出時價五到十元的價格大量收購。

      王兆亮:“他哪一天都是100多斤,好幾百斤的。”

      看陳光山要量大而且給的價格高,王兆亮當場就答應下來,兩人簽訂了長期的購貨合同。豆蟲上市的季節,每天王兆亮的貨一進市場,就立刻打電話通知陳光山,陳光山準時出現在市場作為第一個顧客挑選最好的豆蟲。

      王兆亮:“他挑的豆丹個頭呀,是中等的,搟完以后跟小果子一樣,不碎,不花。”

      與王兆亮的合作,讓陳光山不再為原材料而發愁。每年八九月份陳光山最忙碌的時候,一天店里可以消耗幾萬條豆蟲。但是這樣忙碌的生意卻只能做兩個多月。

      陳光山:“這個豆丹是季節性的,從7月份開始,到10月份就結束了。”

      10月份天氣轉冷,豆蟲就會入土冬眠。雖然有人曾用冷庫保存豆丹,但是冷凍后的豆丹纖維與蛋白質分離,失去了原有的風味。一次與朋友聊天時,說到農村冬天利用地窖儲存地瓜,陳光山突然想到利用豆蟲的冬眠習性,把豆蟲儲藏在土里。

      陳光山:“把這些豆丹呢。”

      記者:“活著放進去?”

      陳光山:“對,活著就放進去。”

      記者:“它不會死嗎?”

      陳光山:“不會死,用土把它培起來。”

      記者:“那它不會跑走嗎?”

      陳光山:“不會跑,它就在那里做一個,做窩了。”

      每年九月末的時候,陳光山都會從王兆亮那里分批購買上千斤豆蟲埋在地下15厘米處。

      陳光山:“你不能挖希望深,挖深,它這個空氣跟不上,它會死掉,它淺得很的話,長凍的時候會把它凍死。”

      通過這種方式,陳光山可以把活豆蟲儲藏到來年四五月份,陳光山原本兩個月的豆蟲生意延長到了十個月。

      2007年,灌云豆丹被評為江蘇省名菜,很多來自南京、上海、廣東等地的客人開車過來嘗鮮,因為陳光山的豆丹店名氣大,外地客人都通過朋友介紹到他店里來吃豆丹。

      顧客:“外地的客人現在一般吃豆丹的首先就是到他家來吃,以他家,吃上他家的豆丹好像感到是一種榮幸的事情嗎,就是一種品牌。”

      隨著顧客群逐漸發生變化,陳光山開始有了品牌意識,一年中豆丹最好吃也是最貴的時候都是在每年的7月份,這個時候豆蟲剛長成,不老不嫩,而且因為數量少市場價格高達100多元一市斤,比平時貴出十幾倍,陳光山一般會推薦這些外地游客這個季節過來嘗鮮。

      顧客:“每年一到這個季節,特別特別想,不夸張的講,真是朝思暮想。”

      2006年7月份,陳光山的豆丹第一次賣出了一千元一盆,而主要消費群體就是外地客人。但是地里儲藏的豆蟲到了五月份就會出土成蛾,新豆蟲要七月才開始上市,兩個月的空檔讓很多遠道而來的客人撲了空。為了賺取更多利潤,陳光山想到了人工養殖。

      陳光山:“以前我有一個想法,我們家一個親戚,他呢也是買了豆苗,豆蟲種,回家試養,沒有成功,研究了幾次沒有成功。”

      陳光山和親戚一起試著養殖豆蟲,但是都未成功。就在陳光山還苦苦研究豆蟲的養殖方法時,他接到了一個陌生電話,電話里的人聲稱自己已經養出了豆蟲。

      給陳光山打電話的人叫荀維月,是灌云縣南崗鄉的一個村民,看到這幾年豆蟲的價格越賣越貴,他留了心,自己在家培育養殖豆蟲,成功后他想到最需要豆蟲的人應該就是陳光山。

      灌云縣南崗鄉南崗村荀維月:“我就講,現在我有,2008年我豆蟲下市了你家需不需要,他當時一聽他不相信。他講現在哪有豆蟲下來呀,當時那個時間是5月20日,他講這個季節是沒有的,我講你到我這里來看一下。”

      陳光山接到電話后,雖然半信半疑,但是仍然立刻趕到了荀維月的大棚。

      陳光山:“我第一次到這邊看了,一個豆子上,一個豆葉面,豆蟲它有十幾個,我用小尺拉一下,就是一平方它有幾十個上百個豆蟲,我心里非常高興。”

      大棚里養殖豆蟲,只要保證適當的溫度和濕度,就可以促使豆天蛾提前交配,孵化出豆蟲。在五六月份看到豆田里的新鮮豆蟲,陳光山興奮異常,當場就將所有豆蟲訂購下來。

      陳光山:“我跟荀老板講了,你的豆丹不要到其他飯館去銷,也不到市場去賣,整個由我包了,訂價格是在120到 140元一市斤,280元一千克(kg)。”

      荀維月成了整個灌云縣第一個成功養殖豆蟲的人。2008年荀維月養了十畝大棚豆蟲,平均每畝產100多斤。僅僅二個多月的時間,荀維月靠養殖豆蟲就賺到了十幾萬元。陳光山打算與他合作,明年繼續擴大養殖規模。

      灌云縣南崗鄉南崗村荀維月:“現在是還不夠市場,滿足不了市場,所以到他那里吃豆丹的人都要走后門,先提前去預約一下,到我這里買豆丹的也這樣,不是到這里來隨時都可以買得到的。”

      大棚養殖的豆蟲每年五月底就能上市,剛好彌補了兩個月的空檔期,靠著荀維月養殖的豆蟲,2008年6月,陳光山比往年早一個多月的時間推出了新鮮豆丹,賣到了1200元一盆。

      陳光山:“因為整個市場沒有,包括連云港市,乃至周邊地區,淮陰呀,淮安呀,鹽城呀,全沒有豆丹,就是我一家獨特的一個豆丹。”

      現在,每年靠這些豆青蟲陳光山可以賺到幾十萬元的利潤,2008年8月2號,陳光山的新店開業了,他準備再改善一下他餐館的用餐環境,把豆丹賣出更高的價錢。

    聯系電話:17368101760(微信同號)

    成本人在线观看视频网站|国产欧美亚洲综合第一页|色偷偷2019免费视频观看|亚洲欧美中东在线观看|2019久久精品,中文字幕无线观看不卡网站,亚洲中文字幕在线不卡电影